主页
分类
主页 > 穿越小说 >

招惹疯美人的下场 作者:廿廿呀(中)(15)

Tags:强强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打脸

  霍君娴:【还在生我的气吗?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?】
  用原谅这个词显得太可笑了,古思钰觉得自己根本不配用这个词语,归根结底,这件事是她惹出来的,再者,按着霍君娴的说法,她应该好好感谢她帮忙才是。
  霍君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古思钰现在不跟她一条线,屁都不是。
  只是这件事一直梗在她心里,霍君娴送走贺笑勉强能理解,可她冷冰冰的把贺笑说成“麻烦”,这算什么意思。
  扪心自问什么时候会把一个人说成“麻烦”,大概是觉得一个人碍眼,觉得别人的存在会影响到自己,所以那个别人就变成了“麻烦”。
  霍君娴把贺笑当麻烦,和跟靳远森把她当麻烦是一个意思吗?
  昨天古思钰想这件事想了一夜,想不通,就胡思乱想,她开了一个大号脑洞,觉得自己一直太天真了,其实她跌进了陷阱里,霍君娴跟靳远森就是一伙的,这一切一切都是他们夫妻的游戏,她只是一个玩物罢了。
  那条薄弱的信任线突然崩断了。
  也许她们之间就没信任可说,霍君娴玩她,她也只是用她的视角泛滥着没必要的同情心。
  群里,贺笑发了很多信息,古思钰正要划到最上面去看,贺笑给她发了个图片,一面红色锦旗,她说是一个宠物猫的主人送给她的,感谢她救了猫猫一命。贺笑还像以前那样,哪怕下班的点,接到急诊还是愿意去抢救小生命。
  古思钰打字回:【恭喜,你应得的,这能拿回去吗?】
  贺笑:【我要挂在诊室当荣誉。】
  古思钰想,当时贺笑那么难过,应该直接买个锦旗送给她。
  贺笑又回:【但是你要是送我一个,我一定会很开心,好好收藏的。】
  古思钰纠结该怎么回信息,段嘉央在群里艾特了她们两个。
  段嘉央:【baby们,我回不来啦,这边临时有变,经过我不懈努力,我终于把项目拿到手,我那个便宜姐姐气的鼻子都要歪了。】
  贺笑捧场:【恭喜恭喜!可算扬眉吐气了一番,那就不算我爽约了呗,我不用去机场接你。】
  段嘉央:【好滴≈≈那你出差怎么去?】
  古思钰拔易拉罐的拉环,不小心把拉环扯掉了,她把环丢进垃圾桶里,偏头去看盒子里的小鸟。
  救它快一个星期了,小鸟现在能吃能喝的,这两天古思钰没关上盖子,它也没有尝试飞走,安安静静的在盒子里吃鸟食。
  古思钰又捏几粒鸟食丢进去,小鸟机警的抬了抬翅膀,细小的腿缩在盒子一角弹动。
  “吓不死你。”古思钰说。
  她起来找了个剪刀,把易拉罐弄了一个口子,再把可乐倒进杯子里,家里有个小鸟挺好,她说话就不像自言自语了。
  古思钰翻着手机,一边打字一边同小鸟说话,说:“怎么突然发现,我身边的人都不在了呢?是我的错觉吗?”
  小鸟没回复她,叫都没叫。
  古思钰继续喝可乐,“算了,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这样也挺好。”一口气喝了半瓶,酸气只冲鼻子,她捏瘪了罐子,“也挺好的,安心搞钱,当个小贱人。”
  --------------------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老婆们,求个预收啊!帮帮我攒攒收藏!爆笑的轻松文:《二世祖总是被强吻》
  文案:她是董事会最器重的总监、是公司里的业绩第一,是大家心中的女神
  x_ing子清冷,高岭之花不可攀折
  每次有同事犯错她都是冷脸呵斥,甚至连司青墨过去,她也不留余地,说:“你要是不好意思,我可以私下给你补习。”
  而司青墨是出名的混子二世祖,不务正业,嘴贫,说得一嘴歪理,被老爷子指派到公司学习,看总监不顺眼,每次非要去作对,坏人家的好事。
  是公司公认的死对头
  对付死对头司青墨还干了两个缺德事。
  一:公司辩论赛上因为辩不过人家,对人家进行抱头痛吻来了一击绝杀。
  二:跟人家暧昧对象约架,打得暧昧对象进了医院,毁了对方姻缘
  最后不仅不道歉,反而拍拍手,恶劣的说:“总监,好好工作谈什么恋爱。”
  年终总结那会,大家都喝得醉醺醺,她也喝了点小酒,大家终于看到她一改之前的清冷,把司青墨推倒后黑板墙上。
  她咬着司青墨的耳朵,轻声问:“工作不可以谈恋爱,那现在呢?”
  司青墨背靠着墙,懒懒地笑:“谈个头啊?”
  “不谈的话,要么把初吻还给我,要么我见你一次亲你一次。”
  那以后,大家经常在公司看到总监抱着司青墨的头回以痛吻,亲得司青墨毫无招架之力,亲得混子二世祖人设碎了一地
  所有人:“?????”
  二世祖,要不你还是把这个恋爱谈了吧
 
 
第54章 
  ==================
  早晨, 树枝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声音并不聒噪,反而让成天被城市各种噪音污染的耳朵有片刻的放松。
  光芒洒落, 半边床被照得透亮, 古思钰歪过头和yá-ng光对视了一会, 她安静的听着鸟叫声,很久才爬起来坐着, 昨天窗帘关得不严实,露出了巴掌宽的空隙。
  古思钰起来把窗户关严实了,换了一件白色裙子出门,她把文件拿上, 去和约好了的律师见面。
  路上热劲儿上来, 古思钰去买n_ai茶, 九点半, n_ai茶店刚开门,现在没什么人, 就一个阿姨提着篓子在推销自己的C_ào莓,店员是附近兼职的学生,不敢贸然下订单俩人说了半天, 阿姨非要人给老板打电话。
  古思钰瞅了眼阿姨的袋子, C_ào莓很大个,好像是网上买的丹东C_ào莓,古思钰问:“阿姨, 你这个C_ào莓多少钱, 卖给我, 我正好想吃了。”

甜梦文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