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分类
主页 > 穿越小说 >

招惹疯美人的下场 作者:廿廿呀(中)(20)

Tags:强强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打脸

  “嗯,就是成绩好,所以不用去学校。”
  “……”
  霍君娴说:“老师教的我都会,去了也不好玩,就是偏头看看外面的风景,每天发呆,然后再和同学闹矛盾,我不太会跟她们相处,在学校的感觉很奇怪。我爸比较担心我,我在哪儿读书,他就会在哪个学校投钱,当上学校的校董,学校多半听我爸的话,我去不去都无所谓了。”
  “你爸,对你是不是保护过度?”
  霍君娴只是笑,不怎么说话。
  古思钰也是好奇问了两句,到楼下丢了垃圾没再多问,她俩真是两个极端,一个在宠爱下生活,一个在憎恨下生活。
  前二十年,她们是不可能有j_iao集的,哪怕有一天在大街上相遇的距离为0,也只是擦肩而过,谁也不会多看谁一眼。
  这个世界到底是有逻辑的,所以把每个人的人生编排的按部就班,让富人就是富人,穷人就是穷人,普通人就是普通人。还是不存在逻辑这一说,每个人的人生都是随机,好的坏的,各种组合揉在一起成了乱七八糟的戏剧x_ing?
  俩人顺着林道散步,黄昏热意刚过,并不是很凉快,旁边工地、摩托、轿车把尘土掀得飞扬,古思钰歪了歪脖子,昨天被霍君娴做到落枕了,她扭头去瞧霍君娴,目光下移落在她的膝盖上。
  霍君娴腿长,穿她的衣服偏向青ch.un,人.妻味压了点,看着年轻俏皮,加上本身的波涛汹涌,人显得就很浪。
  霍君娴在床上很有活力,一点也不死气沉沉,古思钰想到自己最初对她的评价,说她这种的人一看就很闷,不会做嗳,现在想想完全是偏见。霍君娴还是在看她,目光一分都没移动,古思钰很担心她一头扎到哪儿爬不起来。
  霍君娴看完了,她走到古思钰身边,和她肩并肩,然后发表意见一般地说:“我觉得这样很好。”
  “嗯?”
  霍君娴指指她再指指自己,“就你跟我。”
  古思钰微顿,手c-h-ā.进兜里,嘴唇张了张,说:“什么就你跟我,你看看,还有,还有风……”现在没什么风,她伸手呼呼地煽动,“四周还有树,树上还有鸟,鸟上还有……”
  霍君娴仰头说:“鸟上有云,云朵住在天空里。”再低头,勾起唇对着她笑,“是吧。”
  这几句话带来的感觉很奇怪,古思钰眉头紧皱,太yá-ngx_u_e突突跳动,搞嘛啊搞嘛啊,为什么她们说话像是在念诗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感谢在2022-03-12 16:56:10~2022-03-13 18:44: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 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任平生老婆、呆古米他爸的老婆、松弛熊 1个;
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m 2个;utsuriki、少女心、1s、孤燕、47284678 1个;
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向伊景葵 66瓶;天王星引力、来一大碗云吞 20瓶;whisper、000 10瓶;钮祜禄·甄嬛 6瓶;一 5瓶;沐千 4瓶;一定要上岸、50856107 2瓶;老板只卖红烧兔头、53323474、55375663、念初凉 1瓶;
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 
 
第56章 
  ==================
  霍君娴再一次提出让古思钰搬过去跟她一起住, 住大别墅肯定比古思钰的小破地儿要好得多,只是吧,提到这个事儿古思钰心里堵得慌。
  古思钰用家里小鸟当了借口, 说再给小鸟养几天, 等它有能力飞出去再考虑过去。
  现在小鸟状态好了很多, 能从盒子里扑腾出来活动,虽说没见着它飞起来, 但是不会像之前托着翅膀走。
  下次出门买东西,古思钰就去花鸟市场买了一盆花和鸟笼子回来,她没强制x_ing把鸟放进去,笼子放在盒子旁边, 里头搁了点死贵死贵、听店家说所有鸟儿都抵挡不住的鸟食。
  闲着没事儿, 古思钰就趴在旁边看, 小鸟在盒子里踱步, 走来走去,可能是闻到了香味, 瞅了一眼,可不管多嘴馋,它都没有走进去吃一口。
  白天没事儿干, 古思钰就会去霍君娴家里找她。
  那只傻狗趴在霍君娴院里小水池子边上玩, 只要有鱼儿浮出水面,它立马凑过去看,古思钰以为它是要咬鱼, 准备呵斥, 走过去发现它在舔水喝, 真有鱼过来,它没有去咬, 就是鱼往哪里跑,它跟着跑,看着傻乎乎的。
  霍君娴在捯饬她的花,先前养得蔷薇看着没几天活头了,叶子都掉光了,她还在很努力的给花浇水。
  古思钰坐在院子新搭的秋千上,双手抓着绳子,晃着腿,说她:“你这何苦的,让它自己活,活下来皆大欢喜,活不下来就是它的命。”
  “养花不就是这样么,要j.īng_心照顾的。”霍君娴给花浇了浇水,认真的盯着花看,“你看,叶子虽然掉了,可这个花还是在很认真的开,花瓣都撑开了一点。”
  古思钰走过去蹲着看,先前是一朵朵花苞,现在撑开了一点青绿色的花瓣。
  “可是,就算你把花剪下来c-h-ā在花瓶里,它照样会开花啊。”古思钰说。
  霍君娴不同她说话,背对着她,有点生气了,古思钰歪着头去看,只看到她绷紧的侧脸。古思钰啧了一声,坐回秋千上,“不就是花嘛,这个活不了,再种一盆呗,指不定是季节不对,伤心什么。”
  说着,泰迪过来了,古思钰把泰迪抱着放在腿上,泰迪扒着她的衣服,她们晃啊晃啊,泰迪咧着唇傻笑。
  晚上,古思钰回去给小鸟换了食儿,开门看到小鸟在往沙发上扑腾,它看到古思钰也没跑,在沙发上踩了踩。古思钰换了块布,又放了点鸟食,搞完恶狠狠地说,它要是敢把鸟屎拉在枕头上,要它好看。
  古思钰拔掉钥匙关上门,霍君娴在车里等古思钰,古思钰坐在副驾驶位上。
  靳远森从霍君娴别墅搬出去之后,没说过自己住哪儿,他也有意在避开古思钰,怕古思钰捅他,想抓住他实在难。

甜梦文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