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分类
主页 > 穿越小说 >

招惹疯美人的下场 作者:廿廿呀(中)(28)

Tags:强强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打脸

  古思钰后背靠着床头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霍君娴出房门,去了旁边的衣帽间,古思钰喊她,“不准换啊。”
  霍君娴应了一声好,回来放了个盒子在床头上,说:“那个钻石弄脏了,给个新的你玩。”
  古思钰狐疑,她把盒子打开,里头是一颗粉色的钻石,她坐直身体看,粉钻明显比白钻更好看,不管是切割还是火彩。古思钰捏着钻石对着灯光看,果然是白钻用来玩,粉钻适合戴,不然把粉钻放进去就看不清楚了。
  她把钻石放回去,从床上下来立即跟出去。
  在走廊上就能看到霍君娴做饭的身影,身段曼妙,纤细的腰上系着绳儿,绳子落在她的t.un上,那根黑色的细尾攀着腰长到背脊。
  古思钰真是无数次感叹富婆会玩,她趴在楼上那里看,看的心痒难耐,下楼走过去一手抱着霍君娴,一手压她的手背上,和她亲昵的靠在一起。
  “别闹,我要做饭。”霍君娴说。
  古思钰手收紧,亲亲她的下巴,特烦人,就想着跟霍君娴黏在一起。
  人.妻这个特x_ing就足够让人激动的,谁知道还能把人.妻拟兽化,她平时也在网上刷到各种拟兽化,顶多觉得好看有趣,没get到点,霍君娴这个模样,一脚把她踩死了。
  怎么能、怎么能这么诱?
  饭做到一半她们再次亲起来了,霍君娴后背靠着厨台,古思钰双手落在她腰两侧,打架一般,你招惹我一下,我碰你一下,亲亲碰碰,分开时万般不舍得,脸颊贴在一起呼吸。
  霍君娴做饭古思钰很不老实,在她身上这里捏捏,那里碰碰,直到霍君娴温声用求饶的语气说:“别这样,我好饿了,让我做饭好不好。”
  古思钰也觉得饿,终于变老实了,抱着双臂欣赏她,期间泰迪跑过来抱她的腿,古思钰扭头看才发现下雨了,整个天空雾蒙蒙的,落在台阶上的雨滴汇聚成了水,似波浪一般在地板上滚动。
  泰迪蹲在门口看,还要把古思钰一块喊过去。
  古思钰跟着它走,在门口蹲下来说:“烦死了,哎,你这么黏我做什么。”
  泰迪吐舌头,对着她表达自己的爱意。
  古思钰把狗举起来,蛮沉的,她站起来,说:“我给你丢进雨里怎么样?”
  泰迪汪汪叫了两声,古思钰做了个要把它扔出去的动作,泰迪吓得要死,回来紧紧地扒着她的衣服。
  古思钰笑得特开心,低着头跟它头碰头,“傻狗。”
  “吃饭了。”霍君娴做的简单,两碗葱花面。
  古思钰把狗放在地上,觉得好好笑,整个屋子里有三只动物,可就一只是真的。
  泰迪不明白它主人为什么多了一根尾巴,在主人身边打着转,一直盯着她看,古思钰用脚把它薅到一边,问霍君娴,“尾巴挺好看的,要不取下来。”
  霍君娴摇头,说:“没事,我很喜欢。”
  吃个鬼的饭,吃人算了。
  ·
  古思钰在霍君娴家里待了两天才回家,下一场暴雨,刮风下雨还打雷,等到雨停了她想着家里有个鸟要喂,自己骑着摩托往家里跑。这鸟一直保持警惕x_ing,吃的少,就算古思钰多放点,它也不会多吃一口,生怕古思钰把它驯服了。
  她到楼下就看到了靳远森的车,古思钰感觉自己回来早了,应该晚点回来,让他在这里蹲个一天一夜。
  距离上次见面就几天时间,太短了,她俩碰面情绪再怎么酝酿都是敌意万分,恨不得彼此早点死。
  靳远森从车上下来,一脸的疲惫。
  他这人谨慎、多疑,主要是吝啬,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绝对不会过来跟古思钰谈。人x_ing很贪婪,古思钰上次要了三个亿,这次能要更多,绝对的。
  他助理给他撑了一把遮yá-ng伞,他还是嫌这里味儿大,用手帕捂住了口鼻。
  从他眼中古思钰看到了这个地方的全貌,远离城区,破败的小院,荒C_ào枯木占据了整个楼道。
  古思钰问:“怎么,突然想着来给我送钱了?这次送多少?”
  “你想要多少钱?”靳远森把皮球踢给古思钰,同时也是在试探她,看这一切一切是不是她和霍君娴的预谋。霍君娴的说法是因为上次警局的事儿报复他,但是靳远森总能嗅到y-in谋的味道,不敢太莽。
  古思钰只是笑。
  “笑什么笑?”靳远森温怒,低声说,“早晚有你哭得份。”
  古思钰说:“我又没说要帮你,你自以为是的样子好好笑。”她准备上楼,靳远森立马叫人拦住她。
  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开个价吧。”靳远森让助理把伞往上举,天还在下毛毛细雨,古思钰把车停好,走到屋檐底下。
  “你让我开口,这一步就已经错了。”古思钰说,“我只会狮子大开口。”
  靳远森攥帕子的手紧了紧。
  “我要你一半财产。”
  “你在说什么?”靳远森眉头挑起,他就是不愿意划出去一半财产才来找古思钰,他来时算过,最多给十分之一,只能承受这么多。
  古思钰说:“你不愿意给那就免谈,原本我是想着要你所有的财产,怕你不同意才自降成本。不瞒你说,你的财产不敌霍君娴的万分之一,我算是知道霍君娴多么有钱了。”
  “多少?”靳远森问。
  “霍君娴爸虽说走的早,但是他活着的时候没少干事,给霍君娴积累了不少财富。”古思钰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咬钩了。
  靳远森顶多是靠舔了一下霍君娴爸的脚趾头盖分了点钱,他以前也是为霍君娴爸打工的,他挣得大头全让霍君娴爸拿了,目前手里最值钱最值得忌惮的只有后来套的股份。
  靳远森纠结,一半财产是在割他的r_ou_。
  古思钰也不急,就等着他想,她摸出一根烟放在指尖夹着,点死火,她靠着墙一口一口的抽着,再呼出一口白烟。她拿钥匙打开摩托的后箱,从里面拿出一个文件冲着靳远森晃,“你想要的是这个吧?”

甜梦文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