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分类
主页 > 穿越小说 >

招惹疯美人的下场 作者:廿廿呀(中)(34)

Tags:强强 因缘邂逅 都市情缘 打脸

  想想,要是霍君娴摁死了靳远森,身边的人渣都被清理掉,她只有这一只狗了吧?
  “靠。”古思钰摇头,想什么呢?霍君娴还有一个公司,一笔几辈子花不完的钱,喝凉水的Cào着吃锅巴粥的心。
  “做吗?”霍君娴跪在她的身侧,声音轻轻的。
  古思钰回过神,闻到了很馥郁的牛n_ai玫瑰香,霍君娴靠得很近,微微颔首,领口露出的缝隙很大,她压着声音说:“好不容易留下来。”
  古思钰难敌诱惑,咽下一口气,她想安静的想想事儿,维持理智说:“歇一会,没心情。”
  “可是我想要。”霍君娴手指落在她的肩膀上,将她的睡裙往下剥落。
  然后俯身亲吻她的嘴唇。
  “嗯……”古思钰眯着眼睛,霍君娴亲亲她的嘴唇,她的下巴,最后到脖颈。
  古思钰敌不过她,四肢张开,由着她来。
  脑子昏昏沉沉的,如同做梦一般,她在想晚餐时霍君娴说的那句话。
  我喜欢你。
  这份喜欢的重量比到底是多少呢?
  霍君娴还在她的唇上辗转,很喜欢缠缠绵绵的同她亲嘴,亲吻是发泄感情的基础,高难度可能都不会,但亲嘴都会的吧?
  在回忆的冲击下,古思钰急促的呼吸,仿佛间听到霍君娴在她耳边问:“喜欢吗?”
  “喜欢什么……”古思钰闭了闭眼睛。
  霍君娴说:“喜不喜欢我?”她在古思钰耳边反反复复的问,怎么都不厌倦,钉钉子一般,要把这句话钉进古思钰的骨髓里,好几次古思钰都险些泄出音,差点说出一声嗯。
  幸好古思钰嘴硬。
  问题太反复,古思钰夜里做噩梦,一只超大的猛兽追着她跑,追着她问:“你喜不喜欢我?”
  一直问一直问,问到古思钰害怕了,汗如雨下,她攥紧手回头看,不见光的密林里,天空劈出一条条斜线,把整个天空割裂开,树木被雷电点燃了。
  “你这样我怎么喜欢你?”古思钰跟猛兽这么说,猛兽歪歪头很疑惑的看着她,金色的竖瞳写满了纳闷。古思钰骂人的话堵在喉咙里,她想了想,说:“……你变可爱一点看看?”
  然后,猛兽在地上打了一个滚,滚到古思钰面前,古思钰正纠结要不要摸它的头,下一秒猛兽对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。
  “……啊,艹。”
  古思钰睁开双眼,屋子一片漆黑,只觉得半边身体麻了,她挣了会儿,从困意中挣扎出来,再动动身体,发现霍君娴压在她身上,手掐着她的腰,古思钰把霍君娴推开,不大解气又在她大腿上踹了一脚。
  她去浴室洗了一把脸,然后把花洒开到最大,努力将霍君娴压出来的奇怪感冲刷掉。
  早起,古思钰含着牙刷,她一边刷牙一边接电话。
  “蠢货。”靳远森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骂古思钰,“你早晚被她弄死,下贱胚子,贱人,她说什么你信什么?你就这么轻易原谅了她?”
  靳远森肯定不是恨铁不成钢所以辱骂古思钰,是因为古思钰没有和他统一战线。古思钰还是跟他说明了情况,“靳远森,我条件摆在那儿,你也别跟我讲价,你要跟我合作你就打钱,不想合作那就算了,我就继续跟霍君娴鬼混,混一天是一天,反正我这个人庸俗,下贱不要脸,我能烂到底。你也别Cào菩萨心,我跟她之间怎么来是我跟她的事。”
  说完,古思钰直接挂了电话。
  不能给靳远森一点抬头的苗头,不然他会顺杆子往上爬,跟最初一样一拖再拖。
  当然,他这次没法拖,霍君娴已经提起诉讼了,应该六个月内出结果,他六个月里能找到霍君娴的财产,那真是见鬼了。
  霍君娴就在古思钰旁边,她洗完脸,说:“你不要那么骂自己。”
  古思钰含了水漱口,没回话。
  “真的,你没必要那么羞辱自己,别人要是骂你你就骂回去,不用跟着别人骂,骂不赢我可以帮你骂。”霍君娴说。
  “就你,你会说什么脏话?”古思钰抬了抬眸,好鄙夷她。
  霍君娴稍稍靠过来,说:“艹.死你。S_āo.东西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古思钰捂着嘴咳嗽,差点把漱口水吞进肚子,水从她鼻子里流出来,“你用这些话跟靳远森对骂试试。”
  “好像是不太合适。”霍君娴皱着眉头想了想,又说:“我可以让陈叔雇一批人去骂靳远森,没r.ì没夜的骂他。”
  “知道了,你是富婆。”古思钰擦擦嘴,从浴室里出来,换好衣服准备出门。
  最近忙,肯定没时间去海边,她们折中去海洋馆玩。
  古思钰开摩托过去,顺着路往外开,霍君娴突然想到有东西没拿,古思钰把车停下来,霍君娴下车跑回去拿东西。正好旁边那户人家把门打开了,游婉月挽着她老公的手往外走,很快打了个照面,游婉月看到古思钰立马往她后座上看。
  然后,她老公就甩开了她的手。
  俩人一前一后走出来,古思钰嘴贱的说:“甩个手就是发泄不满了?干脆的,你跟她离婚呗,她能跟靳远森私通又跑去勾引人家老婆,爱而不得还死缠烂打,能对你有几分情。”
  “你好意思说我?”游婉月睨了古思钰一眼,神情鄙夷,她穿着华丽,是个贵夫人模样,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  古思钰是简单的短袖配阔腿裤,扎进人群里就是普通群众,古思钰说:“我秉x_ing低劣,想说就说,你呢?”
  游婉月咬着嘴唇,保持文明的说古思钰不要脸,是个勾引有夫之妇搞钱的货色,她骂人也挺狠的,不给古思钰留脸。
  古思钰由着她骂,转头去看邵柏名,说:“邵先生,在某些方面你还不如靳远森,靳远森都知道及时损止不谈真感情,你太太都这个样子了,你怎么还不提离婚?我劝你好好正视她,看看她哪里值得你爱了?年纪轻轻的找个什么样儿的不好,何必相互折磨。”

甜梦文库